首页 > 营口专访 > 正文

长沟流月去无声

--辽南醉美葡萄翁戴宝林散记

华 南

分享到:
2017-05-17 07:13:00   来源:营口之窗   点击:
画家戴宝林  近照
 

    “长沟流月去无声 ,杏花疏影里,弄笛到天明”。是南宋诗人陈与义在《临江仙》词中借“看新晴,听渔唱”之景,将沉重的情感转化为旷达之情,体现了诗人乐观的心态、豁达的胸怀。记者以此开篇,实因此词也是对一个人生活态度的生动写照。他就是我的好友——辽南醉美葡萄翁戴宝林。
    新闻界的同仁、好友孙柏林写戴翁时曾如是说:“早在50余年前,依山傍水的凤凰山脚下,有幼童弄尺二横笛,于盖州尚和寨遍坡的山花烂漫之中,吹奏者家乡的风情万类,随手俯拾的枯枝,在沙土地间勾勒出瓜果梨桃……”
从平凡走来的戴翁,学画的足迹曾留在家乡的山野、留在文工团的窗前、留在军营的清晨、留在他酷爱的鸟鸣花开的林园......
    在“长沟流月去无声”的岁月里,历数他的收获,一个“杏花疏影里”怎能容得下?还是选重点披露一二:
    国画家,国家副研究员,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辽宁省美术家协会理事,辽宁省文化名人协会常务理事,营口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,营口市辽河诗书画协会主席,营口中国画艺术委员会主任,营口市美术家协会原主席,营口市群众艺术馆原馆长。
    美术作品多次在中国美协、国家文化部等部门主办的美术作品展中入选或获奖,1999年获文化部群星奖,2009年入选海峡两岸百名书画家精品展并出版专集;美术作品还在辽宁省美协或文化厅主办的美术作品展中获金奖,文化厅专业美术干部作品二等奖。辽宁省廉政美术作品展一等奖,获日本国际交流美术作品优秀奖,入选韩国美术作品交流展,美术作品还被法国、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中央电视台、国务院管理局香山书画院、辽宁电视台、辽宁报业集团、辽宁美术馆、营口市名人馆、营口市博物馆等国家、地区、部门单位和个人收藏。音乐作品笛子演奏先后获国家文化部群星奖、辽宁省一等奖,并被营口市政府嘉奖,获营口市改革开放20年文学艺术贡献奖等。
    “妙造自然”、“出时代的新”,是戴翁的艺术主张。他认为,一个画家如何认识就如何观察,如何观察就如何表现,在岁月的流年里,他的感悟是,作画,不仅仅是用生理的“双眼”去看“世界”,用单纯的“技巧”去生成“世界”。你审视强中国画发展史,就能发现创新路上值得注意的现象:即强调古法者,往往顽固不化,斤斤于传统法则而不敢越雷池一步;重视现实感受者,又往往肆无忌惮,视古代经典于不顾,盲目追求所谓的自由表现。凡此种种,都有失偏激。妙造自然”就是发挥“心源”的能动性,用真情实感去过滤现实,从中升华出可以自由运用的笔墨语汇。  
    怎样“过滤”?怎样组织“笔墨语汇”?
    戴翁笔下的葡萄,绝不是“精雕细刻的玻璃球”,名家如是点评:
    “他所画的葡萄在传统笔墨的基础上,借鉴了西画技法来进行创造。他将西方视觉观念和中国画的意境结合起来,将笔墨与西画的光色处理法相融合,用来表现客观物象的生动性。比如对葡萄形态的“高光、投影、受光面、背光面、明暗交界线、冷暖色”的运用,利用色彩的变化与留白来表现葡萄果实的体积感和空间层次感,通过色彩和光线的交融来准确地描绘葡萄的物体造型和外观,使画面呈现出立体感和空间感的效果,并在“形”与“色”的表现中注重笔墨的神韵。晶莹的葡萄,苍劲的藤枝,鲜嫩的叶子,营造着一个个真实的艺术境界。
    戴宝林所画的葡萄是中西融合体的中国画,是当今中国画创作形态的一种。他不求中国画笔墨和趣味的“纯粹”,而力求在呈现客观物象美的同时,表现自己的内心感受。他所画葡萄,已经脱离一般葡萄画家的写实画法,俨然已形成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表现形式。”
    戴翁追求“小中能见宏举,大中可窥细微,”即皆以具象之中蕴含无穷意象取胜。
    柏林记者撰写戴翁时曾燃情追述:97香港回归辽宁国画大展,是戴老的“葡萄”成名之作。一幅《秋实图》技惊四座,早高者如云的省内画坛摘得大奖。著名画家杜滋龄对其“葡萄”赞不绝口,称其为“用独特的绘画语言写出了葡萄的灵性”。著名美术评论家孙克则认为“这是少见的小体裁大气魄”。
    几度春秋,到2000年,戴老的花鸟画已是出神入化,尤其是葡萄,国内知名。2002年初夏,应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邀请,戴老随中国文化交流团来到巴黎,与著名画家张龙新等一起与各国艺术家交流画技。一幅《秋韵图》形神兼具,引来满座喝彩。此画被科教文组织总干事索走,戴老坚持不取画资,索者无奈,以一顿法国大餐作为笔润。
    此事为画友所乐道。慕其名,中央电视台,辽宁电视台先后对戴老进行专题采访报道并收藏其画。一时间,戴宝林的葡萄便蜚声画坛,索者如云,在‘05省美术家协会举办的拍卖会上,《秋韵图》卖到4700元之后,其画价一路攀升,直达万元。
    本文应提及的是戴翁除葡萄之外,梅、兰、竹、菊等花鸟画均为外界所称道。实因命笔时的切入就是葡萄,就没拓展更多。
    采访中记者体味到,“自然的美,美的自然”,是戴翁探索“妙造自然”、“出时代的新”中的主线。
    从变幻莫测的线条、藤蔓顿生的灵性、苍劲老辣藤蔓与晶莹剔透葡萄的对比中  你就能看到积极向上的生命,就能感受到这其中既有传统画法的森严法度,又有戴翁心中的绝妙韵致。
    翻阅名家点评,有一段话更能体现画如其人:“戴宝林的葡萄画看似安静,骨子里执着守望的却是一片浓浓大爱。你看那葡萄藤蔓自由伸展着,秋风中吹弯了又倔强地昂起来,其表达的就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,是一种蓬勃奋发的精神。”
   如今,戴翁早可以过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 清闲的日子了,  可是 童心不泯的他,一直在他的艺术天地里耕耘不止,他的人生观是:快乐、豁达、不为私欲积累实力、也不收集虚名。这让人想起诗人白桦的《云南的云》: 

 你透明,
因为你太纯净;
离灰尘很远,
离太阳很近。
你快乐,
因为你淡泊无争;
既不积累实利,
又不收集虚名。
你自由,
因为你太轻盈;
刚刚还在山头徘徊,
转瞬之间又飘然远行。
 你幸福,
因为你勇于牺牲;
为了花常开,叶常青,
你洒尽了化为泪雨的生命。
 你美满,
因为你领悟了永恒;
永恒就是花开花谢,
永恒就是死死生生。
你也有痛苦,
因为你太多情;
大地如此美丽,
你有多少爱才能把债还清?
  坚信戴翁在“长沟流月去无声”的 岁月里,有更多的沉甸甸的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辽南 葡萄翁 戴宝林

上一篇:小村官 大胸怀——访营口边城北于杨村村官卜繁帅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