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精彩资讯 > 社会万象 > 正文

“演艺公司”玩失踪武汉多名网络主播身陷“整形贷”泥潭

分享到:
2017-11-14 08:14:36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点击:

11月11日,武汉网络主播小涂接到了网络贷款平台的电话,向她核实贷款申请的过程,让她觉得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上周,小涂接到两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短信,她才恍然大悟,她在这些网贷平台借的5万元整形手术贷款得自己还了。3个月前,她与一家演艺公司签约,公司要她到指定的整形医院整形,以网络贷款的形式支付手术费用。公司承诺,每月将替她偿还分期欠款。

可是现在,小涂发现这家演艺公司所有的联系电话已经暂停服务。

网络主播与“悦容悦美”签订的整形贷款还款协议。

公司承诺帮还整形贷款

今年7月份,小涂大学毕业,找工作的时候看到群里有人发招聘网络主播的信息,就联系了对方。

对方声称“潍坊悦容悦美企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(简称悦容悦美)”正在招聘网络主播,录用之后签订正式合同,免费提供整形美容福利,每月有底薪,公司负责包装宣传,直播产生的利润双方平分。

“我查了一下这家公司的注册信息,注册资金有1000万,觉得靠谱。待遇也挺好,前三个月无责任底薪2500元,之后只要每天在公司指定的平台做直播,就可以拿提成。”小涂说,按照对方要求,她拍摄了2分钟的视频,包括自我介绍和才艺展示,然后现场直播由对方审核。

“对方说我被录用了,让我到武汉一家名叫艺龄美容的整形医院,有专人接待,可以现场签订合同。”小涂说,8月6日她来到汉口建设大道这家名为“艺龄美容”的整形医院,发现年某正在接待数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络主播。

“这些主播都是来签合同的。年某说公司提供福利,在这家医院进行免费整形手术,现场可以申请网络贷款,由公司跟我们签订代为偿还协议,保证每月按时还款。”小涂说,她在办公室里向工作人员提交了身份证以及手持身份证的照片,工作人员为她填写资料,不到半小时,她就收到两家网络平台的信息通知,告知贷款申请通过,一共有5万元的额度。

“在贷款审核通过前,我从未接到贷款平台的信息审核电话。现场工作人员说我没有贷款记录,信誉良好,所以放款很顺利。”小涂说,贷款下来后,她当天就在“艺龄整形”接受了隆鼻和瘦小腿两项整形手术,总费用为5万元。手术之后,她从年某手中拿到两份合同,其中一份是她与“悦容悦美”的合作合同,另一份是手术费用的代偿合同,上边都有该公司的公章。

只还了一个月就不还了

小涂向记者展示了最近3个月的直播记录,证明她一直按照合同要求完成了直播任务。“没拿到过工资和提成,也没接到过催款信息。公司法人代表周某一直说工资要延缓,并且公司在为我还贷款,让我不要担心。直到这个月,我接到催款信息,说我这个月还款逾期。跟其他主播们沟通才发现,大家的整形贷款都逾期了,这时周某的电话也打不通了。不过,我没有见过周某,与周某一直是电话和微信联系,周自称是公司法人代表。”

来自黑龙江的主播小程告诉记者,她与小涂的遭遇一模一样,只不过她贷了9.7万元的手术费用,公司只为她还了一个月,现在自己要还每月5000多元贷款。“以前是自由身份做主播,一个月挣4000多块。想着签个公司,收入多一些,没想到反过来背了一身债。当时申请贷款的时候,现场人员给我编造了工作信息和父母的情况,写在纸条上,让我照着念。合同里要求,如果我们私自在其他平台直播,要赔偿公司500万。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整形医院称与对方无合作关系

记者在“艺龄美容”见到了20多名网络主播,因为“悦容悦美”失联,她们只得找“艺龄整形”讨说法。

主播小艾告诉记者,她一直与“悦容悦美”一位自称姓周的公司法人代表保持着微信联系。“出现逾期之后,周某告诉我,公司出现资金问题,会帮忙找另外的公司接手还贷款。但是迟迟没有兑现。我们找到一份合同复印件,上边显示,‘悦容悦美’与潍坊一家整形医院签订协议,由‘悦容悦美’介绍顾客到该医院接受整形手术,产生的利润双方三七分成。我在微信上问周某,周某表示有这回事,但否认与‘艺龄整形’有类似合作。而据我们了解,‘悦容悦美’公开的宣传资料中,列举了50多家全国各地指定的合作医院,其中‘艺龄美容’是其在武汉唯一的合作医院。”小艾说,这次聊天之后,周某的电话一直关机,微信也不再回应,他们才相约到“艺龄美容”寻找解决办法。

按照小艾提供的号码,记者联系了周某,其电话处于停机状态,“悦容悦美”的座机号码也处于暂停服务状态。

记者在“艺龄美容”采访时,一位徐姓负责人表示,该医院与“悦容悦美”从来没有合作关系,与该公司人员也没有任何接触。为这些主播签订贷款合同的网络贷款平台,医院与其有合作关系,为他们驻场人员提供办公地点,没有利润分成的关系。

针对主播们的疑问,“艺龄美容”与“悦容悦美”之间是否也签订有利润分成合同,该负责人表示绝对没有。

至于最初接待主播们的男子年某,到底是什么身份,“艺龄整形”另一负责人臧先生表示:“年某既不是医院的人,也不是‘悦容悦美’的人。”

年某现身否认经手过任何合同

不只一个主播告诉记者,从她们应聘开始,就是年某一条龙负责,从接待到签订网贷代偿合同、应聘合同,都是年某一手填写、签字、盖章。还有主播向记者展示了与年某的聊天记录,其中包括转账记录,从对话内容看,年某向主播转账的性质是“工资”。

年某在接受武汉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因为我对武汉情况熟些,这些主播的经纪人来找我帮忙,经纪人介绍主播或新人来做整形,我仅仅出面接待下,从中间赚点钱。”

年某称,自己跟此次事件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关系,也没有经手过任何合同。“我在医院接待主播们,她们签的合同都是自己带来的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反正不是我给的。我与‘悦容悦美’的人不认识。”

记者与潍坊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系,将“悦容悦美”注册地址递交后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辖区工商所登门巡视发现,该公司并不在注册地办公,已将可能的实际办公地信息转交给另外辖区的工商所,进一步调查之后会将情况反馈给记者。 (原标题:多名网络主播身陷“整形贷”泥潭)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除了买买买,双十一看网友如何参与两亿单身人士的大项目
下一篇:妻子车祸离世丈夫捐献器官救治至少5人:感觉她还活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