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营口资讯 > 营口专访 > 正文

盖州野猪下山 庄稼受损

杨爱君

分享到:2016-08-03 05:35:31   来源:营口之窗   点击:
盖州市什字街镇柳屯村赵洪海倍感疲惫,白天上山放牛,深夜还得守在地瓜地里燃放鞭炮、点篝火驱赶野猪。

       半月来,盖州市什字街镇柳屯村三组71岁的赵洪海倍感疲惫,白天上山放牛,深夜还得守在地瓜地里燃放鞭炮、点篝火驱赶野猪。他说,近三年野猪比往年明显增多,村民山坡地上的庄稼几乎都被野猪光顾过,现在平地里的玉米、地瓜和苹果也被野猪啃食严重,野猪甚至跳进村民的院落里觅食,村民防不胜防,而且村民庄稼受损,无处寻求赔偿。

一、        村民劳作遭遇野猪

       盖州市什字街镇柳屯村位于该市的最南端,与大连的普兰店市安波镇仅一岭之隔,山林资源丰富。这个自然村的10多个居民组散居在各个山坳里,山山相望,岭岭相连,很多村民都是推开房舍的前后门走上几十米、上百米就上山,有的房舍就建在山坡上。

       随着年轻村民进城务工人数增多和农村家用电器的普及,村民对做饭、取暖烧柴的需求量相对减少,山上的林木更加茂盛,植被也更加丰富,特别是近年来公安部门禁枪活动成果不断巩固,传统的猎户已经不复存在,柳屯村的村民感觉昔日藏在深山的野猪如今数量越来越多,而且野猪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大白天就出来四处活动,在山上劳作的多位村民也与野猪不期而遇。

       去年秋季,村民于喜权上南山采榛子,正坐在山顶大石块上休息的于喜权突然听到40米远的榛子林中传出一片哗哗啦啦的声音,于喜权放眼望去,两只浑身红毛的野猪横向穿过榛子林,向山顶跑去。于喜权赶到野猪出现的榛子林附近查看,发现榛子林底部的草丛被野猪拱得一片狼藉,就像村民用镐翻过的地面一样。

       60岁的杨胜林家里养了50只山羊。今年7月中旬的一天傍晚,他赶着羊群从山顶下山,路过山腰浓密的一片一米多高的灌木丛时,突然从灌木丛中窜出来一头野猪,这只红毛夹杂着少许黑毛的野猪吓得山羊四下逃散,杨胜林距离这只野猪不足20米,看得十分清楚,这只野猪体重能有280斤上下,耳朵比家猪短小,嘴巴却比家猪长很多。杨胜林大喝一声,野猪看了他一眼,迅速钻进了草丛中。

        今年七月末的一天,五组村民于喜江上在自家东山坡上的苹果地干活,回家时顺着山路绕经一片荒草地,突然在10多米远齐腰深的草丛里钻出一头野猪,这只野猪飞快的朝山上林木中跑去。

        71岁的赵洪海10多天前在山岗上放牛,亲眼目睹了两只比家猪大许多的野猪顺着山路,慢慢悠悠地钻进了村民的玉米地,其中的一头能明显地看出是怀孕的母野猪。赵洪海还说,去年秋天,他家后院进来过一头野猪,吃了一棒苞米,撒了一泡尿,然后跳过墙头跑了。

       不仅柳屯的村民在白天看到过野猪,十多公里外的邢家沟村村民吕庆荣在自己家果园里,还看到了一头母野猪领着8只小野猪崽,哼哼唧唧地从果树下经过。

       虽然野猪多次与村民相遇,但没有人被野猪咬伤。一般情况下,嗅觉和听觉极为灵敏的野猪发现了村民,都是迅速逃走或者躲避起来。

二、        从春天至秋天,村民的庄稼深受其害

       “头一天刚播完玉米种,第二天早上,邻居就发现,他在山坡上种的一亩多地,几乎所有的玉米种都被野猪拱吃了,野猪是码着一条垄,从地头一直拱到地尾,也不知道野猪的鼻子怎么那么灵!”提起野猪,78岁的郭大娘就有着说不完的话。“这野猪专挑好吃的庄稼吃,苞米挑棒大的吃,苹果挑甜的啃,地瓜谁家种得早、结的地瓜大,野猪半夜就将这家的地瓜秧拱得稀烂,没办法,胆子稍大一点村民半夜就到地里放鞭炮,吓唬野猪”。

       二组村民杨胜林今年玉米播种早,所以玉米穗就比相邻地块长得大,7月20日一大早,他发现自己家平地里的玉米被野猪啃了200多穗。他连续在玉米地地头点柴禾,看守了两个夜晚,因为白天放羊太劳累,就休息了一晚,谁知道这个晚上,野猪再次光顾,杨胜林次日早晨去地里查看,一个晚上,100多株玉米秆都是在距离地面一尺多高的位置被咬断,100多穗玉米被野猪啃得一片狼藉。


杨胜林正在清理野猪祸害的玉米;


被野猪吃过的玉米棒;

野猪在玉米地留下的脚印;

被野猪弄倒的玉米杆;

       二组村民赵洪海在靠近山边的地块种了地瓜,从地瓜开始结实到7月中旬,他的地瓜被野猪拱了4次,4000多穴地瓜只剩下了1000多穴,着地中间和地头一堆堆柴草燃烧后剩下的灰烬,赵洪海一脸地无奈:“野猪属于国家保护动物,上面不让打,村民没有枪,也没法打,我从春天看管地瓜和玉米到现在,光燃放炮仗就花了100多元,可我问村干部,野猪给村民造成的损失能不能给予补偿?村干部告诉我,上面没有专门的款项,只能号召村民自己看守庄稼”。

赵洪林在地瓜地点篝火留下的灰烬;


赵洪林被野猪翻拱过的地瓜地;


被野猪吃过的地瓜秧根茎;

        柳屯村六组的柳虎林种植的苹果树,几天就被野猪啃食了3000多只苹果,而且都是口味甜的“寒富”品种,品种发酸的苹果野猪根本不动口,野猪将苹果连同套在苹果外面的纸袋一同撕下来,将纸袋撕碎后,吃掉苹果,很多苹果只吃了一半或者只啃了一口。苹果枝长的高的,野猪就将这个树杈拽断,将苹果吃掉。柳虎林为避免苹果树遭受更多的损失,只好在夜晚不断燃放双响炮,然而整夜不睡觉,白天也没法干农活,细心的柳虎林发明了“燃香放炮法”,在果园里选好几个鞭炮燃放点,将香掰成不同长度点燃,根部与炮仗的引线相接,这样,果园内就会接二连三地有炮竹被自动点燃,半夜到天亮的时间段,他休息一两个小时后,再次将香与炮竹相接。柳虎林说,这片果园里,光放鞭炮就花了他200多元钱。

三.焦点:野猪如何防?损失如何补?

       村民为了避免庄稼遭受野猪损失,想出了一些土办法,如挖陷阱、设绳套、放鞭炮,在地块中央放置颜色明显的布条,但效果都不理想,因为没有了猎枪和专业猎户,又没有天敌(村民说狼是野猪的天敌,狼专吃野猪的幼崽),村民真的拿野猪没有办法,只能放鞭炮和点火驱赶,结果是张家的玉米地保住了,野猪被赶进了李家的苹果园。在柳屯村二组至八组共有二百余户农户,今年春天至七月末,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农户因为野猪吃庄稼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。

村民在地瓜地里放置有颜色的布块,驱赶野猪;

村民庄稼地里野猪留下的脚印;

      1989年3月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》正式实施,从此,野猪成了“三有物种”(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),属于禁猎对象。

       村民大多知道政府不允许猎杀野猪,但私下里设套套住野猪的事情也偶有发生,但成功的几率都非常低。前些日子,柳屯村村民曾经挖过一个陷阱,结果因为坑挖得不够深,野猪陷落进去又逃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当下,野猪如何有效防治避免成患,成为迫切需要关注和解决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 怎样既保护野生动物,又挽回庄稼损失,这是个两难问题,但问题总会有答案,也必须有答案,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农民受损失而无动于衷,一旦野猪泛滥,祸害了庄稼不算,造成村民死伤如何处置?

       有人提出,在野猪频繁出现的村落,能否给农作物上一道特殊的保险,一旦野猪祸害庄稼造成损失,由保险公司按损失数量给予一定的赔偿,这牵扯到保险公司的实际利益,能否设立此险种,可行性如何,尚不可知。

      《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》明确规定,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造成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的,由政府给予补偿。政府如何给与赔偿,由哪个部门具体来实施,如何界定补偿的范围,赔偿款由谁来支付,如何支付,能否让真正受损失的村民切实得到赔偿……这一切,都值得我们期待。
(杨爱君)

相关热词搜索:盖州 庄稼 野猪

上一篇:营口小提琴制造大师陈和富
下一篇:童眼看世界: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