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营口老话 > 营口的老地方 > 正文

营口码头与强盗行径

    辽河是营口的灵魂。有了辽河,早在清朝时期营口便称为商埠,是东北三省的贸易良港,南北商客,云集于此,东北的物产,南方的杂货,输出输入,兴盛繁荣。
    据史料记载:营口在清朝中期的雍正、乾隆、嘉庆的兴盛时期已经是进出粮食的国内贸易口岸。当时,营口被称为"粮商囤积之地"、"商船云集之区",是"帆樯林立、商贾辐辏"的商品交汇集散地。清雍正四年(1726年)《天后宫重修碑》记载:当时营口港已是"舳舻云集、日以千计"的大码头了。码头繁忙,航运兴旺,经贸繁荣。营口经历较长时间的发展,到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开港前,商贸活动异常活跃,各行经营多种多样。譬如,具有独特风格的商业企业--营口"大屋子",生意兴隆,财源茂盛;油坊业应运而兴,财税俱增;银炉业兴盛,促进营口市场经济发展;营口中药业,讲究信誉,货真价实,供可足,购可满,百年不衰,南北驰名。还有制盐业、竹制品、苇编业和织篓业等都很兴旺。历史证明,开港前的营口是一派繁荣昌盛景象。
    现在有一种说法,"洋人"在营口开设"跨国洋行"使营口繁荣起来。这简直是拿历史开玩笑!"洋人"是根据不平等条约,实行炮舰政策闯进营口开"跨国洋行"的,这分明是"洋人"们的强盗行径,却把它说成是"洋人"给营口带来"繁荣",是非混淆,令人遗憾!
    帝国主义的强盗本质,营口码头是最好的历史见证。1861年,营口代替牛庄开港后,帝国主义列强凭借其享有的特权,纷纷把侵略的魔爪伸向营口。"洋商"们依仗雄厚资本首先占据营口码头及其航运业,排挤营口商人,攫取高额利润。"洋商"在营口辽河两岸东自三家子,西到辽河口,建成"洋码头"有14处之多,其中英国人、日本人建的码头最多。诸如英国的亚细亚码头,太吉码头、旗昌码头、远来码头、怡和码头,日本的小寺码头、"满铁"码头,美国的美孚码头,德国的德士吉码头等等。这些"洋商"都有自己的码头、自己的轮船、自己的仓储设施,在码头上占有"霸主"地位。据光绪九年(1883年)海关统计,当年入港轮船326艘,其中"洋商"轮船占293艘,中国船只有33艘。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全年入港船舶347艘,"洋商"占332艘;中国船只有15艘了。这一增一减,反映了营口港的国际航线和国内航线完全被"洋商"所垄断,到20世纪初叶,"洋商"轮船占据营口港进出量的80%以上。"轮船靠水鼓,强盗赛猛虎,洋人发大财,工人受尽苦。"这首民谣是对"强盗入室"的真实写照。
    跨国公司是帝国主义输出资本、实行对外扩张的一种组织形式。1861年,英法联军用坚甲利炮打开了营口大门,随后美、俄、德、荷兰、挪威、瑞典、日本等帝国主义列强纷纷闯入营口,开设"跨国洋行"。这些"洋行"资金雄厚,一行多业,从航运业、金融业、代销业到油坊业、石油业、猪鬃马尾业等等,实行掠夺性经营,个个发了大财。结果,营口大商号被挤垮了,中、小商号被顶黄了,到1945年,几乎家家商号倒闭,真是"洋商"侵占营口之日,便是中国商号衰落之时。下面则是营口几家巨商被"洋商"们挤垮了的实际情景:
    营口最具典型的"大屋子"商号东盛和,创办于光绪十一年(1885年),从1.8万两白银起手,由于经营灵活,企业兴旺,到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前后经营22年,资本增值达百万两,是原资本的55.6倍,像这样南北闻名的大商号,也架不住"洋商"们的控制和垄断,最后负债累累,财东兼经理叶亮卿被逼得服鸦片自戕身亡。营口"老字号"西义顺,是继东盛和之后一家声望较大的"义字号"。该号经营顺利,利润丰厚,其联号中有5家银炉,余者分别经营油坊、装船、"大屋子"等行业,占营口商业之大部并跃居诸商之冠。西义顺红红火火几十年,在半殖民地经济控制下,各处挣扎,最后自感亏累甚多(实亏300万两),难以自拔,无奈只好宣布倒闭。东永茂是营口巨商之一。从光绪十三年(1887年)成立到1948年停止营业,前后六十年。东永茂采取各种手段,扩大经营范围,除了开设油坊,还组织专柜从事"大屋子"、银炉等高利润业,扩大了财路来源,增强了经济实力,从中发了大财。尽管东永茂被称为"六十年不衰"的大户,到头来还是成了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的附属,被迫为人家加工豆油、豆饼运往日本。三家巨商结局,值得人们深思!
    昔日,"洋商"闯入营口开设"跨国洋行",同我们今天对外开放、招商引资有本质区别,前者是强盗行径,后者是平等互利,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    图为1928年日本修建的"满铁"煤炭码头,将大量的优质煤炭运往日本国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盖县的四大会馆
下一篇:得胜桥与罗锅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