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营口老话 > 营口的老地方 > 正文

"公鸡楼"与"三法"一家

老营口都知道, "八田地 "有个 "公鸡楼 ",它是1861年营口开港后由法国天主教所建,是天主教活动的地方。

    老营口都知道,"八田地"有个"公鸡楼",它是1861年营口开港后由法国天主教所建,是天主教活动的地方。"公鸡楼"是个高高的尖顶小木楼,上边立有一只"铁公鸡",作为测风向所用,老远就能看到。靠近"公鸡楼",有个独门独院,颇为讲究。院内只住一户"洋人",从外边大门上的门牌看,主人叫勃西翁路·法玛(percival·farmer),是营口英商旗昌洋行的第三任老板。 
    勃西翁路·法玛是上文《三义庙,"洋人"霸占的"天下"》中提到的查理·法玛的儿子。查理·法玛有三子一女。长子幼年时夭折,次子年轻时在营口辽河里游泳淹死了。三子聪明过人,是查理·法玛的继承人。女儿嫁给营口英商远来盛洋行老板魏尼斯。查理·法玛出身于英国水兵中士,他接办的旗昌洋行及旗昌码头(今营口日报社西侧)由于经营得体,使旗昌洋行和码头出现空前繁荣景象。他先后买下海平号、新福升号、福康号、新福泰号、星景号海轮及日本货轮连胜丸,又收购中国商人经营的海昌轮船公司的大部分股票,成为营口欧美商人中的首富。老法玛死后,其三子勃西翁路·法玛继承父业。他经营有方,使旗昌洋行兴盛、旗昌码头兴旺。1911年他担任营口开滦矿务局的代管。1917年他曾召募500名华工赴欧洲参加战场服务,从中捞了一笔大钱。法玛成为营口出类拔萃的英商阔老。勃西翁路·法玛生在营口,中国名叫法俊臣,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,是个"中国通"。他排行老三,营口人皆叫他"三法"。提起"三法",营口人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"三法"娶营口欢心甸的王家女子为妻,生有二子四女,个个长得既像英国人,又像中国人,是典型的混血儿。说来也怪,"三法"的儿子娶中国人,女儿嫁中国人,这在营口已成为趣谈。
     "三法"经常是一身古铜色穿戴,骑一辆高架的英国自行车,从东到西,忙于洋行事务。据说他还是英国驻营口领事馆的"不是代办的代办"。1942年,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日本唆使人将英国领事馆大门上的一对铁狮子砸得头朝下。驻守领事馆院内的俄国人、营口英商启东烟草公司大写沃西波夫将此事告诉了"三法","三法"到现场看后,哼了一声,说:"这准是小鬼子干的。"后来,"三法"被日本统治者逮捕,关押了九个多月后释放,过了一段时间,死于沈阳。
    "三法"的后代没有什么大的作为。大儿子法玉国没有正当职业,曾自家养汽车跑运输。二儿子法玉民读书于营口水产中学,曾在学校的黑猫乐团吹黑管。文革前,"三法"的两个儿子去了香港。法家大小姐年轻时因故自杀身亡。二小姐曾在营口女子中学教英语。三小姐是个卷发女郎,高高的鼻梁,颇有几分姿色。四小姐法爱华齐耳短发,读书于营口女子中学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八田地的"公鸡楼"连同"三法"家的小院已被拆除。但"三法"家的"西公馆"--一座二层"小洋楼"依然存在(位于今市十四中学路北老爷阁里)。法玛一家的经历,是营口代替牛庄开港后欧美经济势力侵入营口的一个例证,营口人不会忘记这段历史。
    图为"三法"家遗留下的"西公馆"--一座二层"小洋楼"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清末营口港情
下一篇:"东清路"与牛家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