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营口老话 > 营口的老地方 > 正文

清末营口港情

    营口是一座港口城市,清代称“没沟营”。1856-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,以大清国的失败而告终。根据不平等的中英《天津条约》,营口代替牛庄,成为东北地区第一个对外通商口岸。随后便是列强的纷至沓来,经由营口渗透到东北腹地,封闭的自然经济被打破。随着贸易的发展,营口,这座旧时的渔港小镇,也逐渐繁荣兴旺,演变成一座商业城市。笔者在研究这段历史之际,搜集到了一些清末(1892—1907年)时期有关的报纸,杂志中反映营口当时的经济及社会的信息资料。这些资料,对于我们今天的人们重温那段历史,将大有裨益。现将该资料罗列如下,供有兴趣的读者浏览,研判。
    (1)牛庄口各国进出船只百分比(1892—1901)

   年份
国别
1892
1893
1894
1895
1896
1897
1898
1899
1900
1901
英 国
49.55
51.74
47.3
50.37
53.9
49.79
39.98
36.76
38.48
41.8
美 国
0.79
0.67
0.38
0.11
0.4
0.6
0.42
0.38
2.23
德 国
25.14
25.09
32.87
23.2
15.98
16.07
10.6
8.33
10.47
9.21
法 国
0.46
0.12
俄 国
0.22
0.49
0.24
0.38
0.54
0.2
0.42
1.62
0.6
0.39
日 本
6.55
6.2
8.21
1.69
8.63
11.76
24.39
34.29
40.64
42.95
中 国
13.19
13.52
3.57
3.10
7.89
14.80
16.19
14.05
4.89
0.61

    资料来源:Decennial Reports, 1892—1901,vol.1..p.44.
    编 者 注:除表列各国外,尚有挪威、瑞典等国未列。
    (2)《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》1894年第40页载:
    ——(1893,牛庄)船只往来之数……以今岁为最,增其所增者皆轮船之只数吨数。按此核计,谅日后船只贸易,渐有统归轮船装运之势也。缘十五年以前,帆船最盛之时,本口河道仅可容纳停泊,其时所到只数,以全年日期分计,每日几有一只进口,按之本岁,每一礼拜尚不足有一只进口。
    (3)《中外日报》1898年10月3日载:
    ——(1898年)自开河迄今八月初旬,统计进口船只之数,火轮船共进口三百零五艘;夹板船共进口八艘;杉船北方俗呼为沙船,共进口二百二十八艘;改壳船共进口一百七十艘,此船率皆天津人驾驶;雕船共进口三十艘;宁波船共进口五十三艘,东船共进口六艘。以上均属大船,除火轮夹板外皆民船。
    (4)倚剑生:《中外大事汇记》1898年第32页载:
    ——驻牛庄英商于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会齐议事,公议十二条,缮录一通,交世爵白(理)福斯叠(Bradsford’),以便转呈英国首相。另录一份,送呈英国驻京使臣。其文译左:……五,内河驾驶轮船,路过一切城镇村社,均得任意行止,与在中国之他河事同一律……八,东三省内各口,不得令他国占据。英国政府,力保此三省内万国永远通商天禁。
    (5)《昌言报》1898年10月20日第14页载:
    ——牛庄自一八六0年,即咸丰十年时,作为各国通商口岸,是我英在该处商务,极为繁盛,每年进口洋货,均由英国运来,值价在英金一百万镑以外,俱用英国轮船载运。此种货物,俱在满洲销售。运至后用驴车载往内地,道路崎岖,殊为不便。故铁路如筑成后,载运异常灵便,小脚亦可轻减。货价因之较廉,销路自然大旺。
    (6)《中外日报》1898年12月26日载:
    ——(1898年)自开河迄封河进口轮船共四百五十四艘,内计粮船四艘,煤船三十一艘,杂货船四十六艘,余皆装载洋货。又有夹板船十四艘。他若改壳船一百八十六艘,杉船一百八十七艘,宁波船七十二艘,雕船四十二艘,东船二十九艘。后尚有运载铁路木料之轮船十余艘,不在此数。
    (7)《交通史·航政篇》第4卷第1646页载:
    ——往来辽河运载牛漕船极旺之年约有八九千艘。甲午以后,逐渐稀减。庚子以后,河道梗阻,毁坏更多。近年河运无利,船户多折阅改图,岁只二千八九百艘。
    (8)《中外日报》1900年6月7日载:
    ——(1900年 牛庄)牛庄埠为奉天三省聚积之所,今春内地内外两河水势涨溢,所有铁开通江等处之粮船,莫不饱载而下。自开河至午节,计共到营口之元豆约百四十万石之多,时下贩粮牛糟船只泊于营河,中者约有万艘,实近年所仅见,然今岁进口之轮船颇称寥寥,以故饼油豆三大宗之货,价值极低,较春初行市几落其半,存货者皆赔累不支。
    (9)《中外日报》1902年1月4日载:
    ——(1902营口)今岁商轮船进口者计共五百十五艘,杉船进口者共一百二十四艘,雕船七十八艘,夹板船一艘。豆油现存于商店者,共七千二百八十篓,豆并八万片,元豆十五万石云。
    (10)《中外日报》1902年8月15日载
    ——(1902年 泰晤士报记英议院回答俄人在牛庄抽厘事)英国下议院议员在议院中询于外部侍郎克伦博恩曰:俄人现牛庄将轮船所运之进出口货物征抽厘金,英日两国政府曾否向之辩论。据去年册报,进出牛庄运货之船,英日两国共有四百四十九艘。余者各国共有八十一艘。而俄国则只有三艘。如果不与辩论,受亏实非浅鲜也。克君答云,此事吾英并未与辩。因当吾英政府闻此事时,适中俄两国正议交还满洲之约,吾政府以为该约不久即成。满洲既经交还中国,牛庄必亦在内。况又经政府查明,俄人在牛庄将货物税厘并征,虽与条约不符,但华人此次办法,已历多年,俄人不过仿照办理而已,故未与辩论也。至日政府是否有言,予亦无从知之。惟洋商欲图免厘,尽可领取子口单及三联单,则自不难免厘矣。
    (11)《中外日报》1902年9月19日载:
    ——(1902年 营口)近十年来北货之贵逾于他处,今年尤甚。春夏轮船络绎,往日本者十之七八,皆须亏耗。入秋以来,沙宁船轮船均不多见。此际向销南货之时被吉林饯法不通,诸货疲滞,贩运到营,咸受亏折而回。
    (12)《中外日报》1903年5月7日载:
    ——同日又电云,俄国公使现向中国政府添索一款,欲将辽河关闭,不准他国船只行驶,专留此河为俄国船只之用。俄人因欲自设轮船,来往大连湾及牛庄,故欲禁止他国船只在营口之外辽河中行驶,俄人现在已在辽河内设厘金局数所,营口之贸易因此减色。
    (13)《中外日报》1905年4月6日
    ——(1905年 牛庄)此间之商务虽不及往年,然首次到埠之轮船六艘,载运之货,亦复不少,计五金共值五万两,米五万担,药材值二万两,棉纱值一百万两,匹头货值一百万两。……今年第一次到埠之轮船已于礼拜一日行抵此间,在港外停泊之轮船计有四艘,港内则有两艘。因轮船不日抵埠,以故货价大跌,匹头货一日之内每包跌价二十两,棉纱虽跌十五两,亦无人购买,此外各货均已跌价。
    (14)《时报》1905年7月2日载:
    ——(1905年 营口 华日合创满洲水运公司<东三省>)大阪朝日新闻云,华人某某三名,日人某某三名,刻下合创一满洲水运公司,既禀明营口军政署,在西营口辽河左岸设立事务所,昨已开张营业矣。闻该公司将来尚拟在松花江开辟航路云。
    (15)《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》下卷1907年第14页载:
    ——(1907年 牛庄)十月一日突有粤商东盛和与联号四家,全行荒闭,共亏银四百万两。该商营运进出口货物,汇兑银两,生意阔达,为本口之巨擘。自荒闭后,本埠商号数日未能交易,河内停泊之轮船,亦无租主。
    注:以上文章中所指的牛庄,均为营口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唐代建筑白庙子
下一篇:"公鸡楼"与"三法"一家